您的位置: 中山资讯网 > 时尚

陈洁仪谈昔日老板抵押房子为自己出唱片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9:16:24

陈洁仪谈昔日:老板抵押房子为自己出唱片

羊城晚报 谷体伟

1994年,22岁的陈洁仪以一首《心痛》在华语乐坛崭露头角,之后她又在张学友的音乐剧《雪狼湖》里出演女主角,惊艳演艺圈。而就在事业风生水起之际,陈洁仪却退出娱乐圈回到校园,之后投入职场,做起普通白领。时隔多年,陈洁仪重登歌唱舞台,在《我是歌手》节目中以一首《心动》唤醒了大家的记忆,而此时距离她发表处女作《心痛》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。

7月18日,陈洁仪将在广州体育馆举行内地首场个人演唱会。日前,她接受了羊城晚报的采访。聊到当年的隐退,她说是想体验普通人的生活……

【入行】

打扮被妈妈骂像流氓,去台湾发展有了离家出走的理由

在陈洁仪的描述中,上个世纪90年代,新加坡还没有发展唱片业,大家对歌手的印象都感觉很低级。而入读名校成绩优异的陈洁仪,当年选择进入娱乐圈也承受了来自各方的压力。如今回想起来,她说如果自己不是性格这么倔,可能不会坚持到现在。

羊城晚报:听说当初你的家人反对你入行?

陈洁仪:那时候我才20岁出头,妈妈说做歌手就是沦落风尘,但我觉得不是那样。当年新加坡还没有什么人会把唱歌当职业,而且我读的是名校,父母、朋友都反对我进娱乐圈,大家都问我是不是疯了。可那时的我年轻、叛逆,什么都不管。妈妈最生气的时候,连续三天没有跟我说话。但对我来说,没有别的选择,那时候唱歌是我的全部。

羊城晚报:你后悔曾经那么叛逆吗?

陈洁仪:因为小时候比较叛逆,我对现在叛逆的年轻人会更加谅解,因为我也经历过那个年纪,知道他们很多时候其实不是故意顶撞,往往是出于很强烈的好奇心。我那时候喜欢奇装异服、染头发,这些东西到了今天大家不也可以接受了吗?妈妈觉得小女孩就应该涂粉红色口红,我偏要涂黑色、蓝色,她骂我装扮像流氓……回想起来,我常常觉得,假如我的性格不是这样倔,可能也不会坚持到现在。

羊城晚报:出道就加入了海蝶公司?

陈洁仪:我算是海蝶的第一位歌手,(梁)静茹叫我做师姐。当时的三位老板都很年轻,不到30岁,大家对唱片业都不是很懂,只是怀着梦想在做事。后来我才知道,三位老板为了做我的第一张专辑,连房子都抵押给了银行。《心痛》成功以后,他们才告诉我这件事。我问假如不成功怎么办?他们笑说没办法,房子大不了就没有了,让我超感动。我跟海蝶之间可以说一直有着一种非一般的情谊。

羊城晚报:你从新加坡出道没多久就搬去台湾,当时适应吗?

陈洁仪:1993年我的第一张专辑出来之后,媒体反应很好,不过那时候新加坡没有什么唱片市场,而且当初跟海蝶签约时,合同里就讲明了一定要去台湾发展几年。我那时很叛逆,也很开心有这个条款,终于有了离家出走的理由。那年搬去台湾,一住就是四年。

【巅峰】

试音时学友没有表情,离组时他在台上深情“吻别”

《雪狼湖》曾在华语乐坛掀起不小的浪潮。陈洁仪回忆入组面试时的情景说,当时张学友全程面无表情,令人捉摸不透,过了一个礼拜她才知道张学友对她很满意,还让她在女一号、女二号之间随便挑。这段合作经历让陈洁仪和张学友都很珍惜。陈洁仪2003年进行谢幕演出时,张学友还在台上突然来了一个“吻别”,成为相当经典的画面。

羊城晚报:当时是如何得到《雪狼湖》这个演出机会的?

陈洁仪:那时候学友想做华人第一部大型音乐剧,于是到处甄选女歌手、女演员。记得我到现场试音时,他完全没有表情,我根本不知道他喜不喜欢。一个礼拜之后,他们那边答复说,学友让我从第一和第二女主角里任选一个,因为学友觉得我两个都合适。看完剧本后,大家都说我应该选女一号“阿雪”,但我还是觉得“阿凤”比较像我,而且我很喜欢她那首《等了又等》。

羊城晚报:你演出最后一场《雪狼湖》时,学友突然在舞台上吻别你……

陈洁仪:其实我们都很依依不舍。一般参加颁奖典礼或者演出,大家相处的时间也就半个小时,谈不上深入交流;但是当大家三个月都在一起做一件事情,散伙时绝对会很难过。

羊城晚报:现阶段的你还会选择耗时耗力又不见得收益高的音乐剧吗?

陈洁仪:当你真的爱它的时候,无论如何都是值得的。现阶段对我而言,体力是一个蛮需要考量的因素。人过了40岁,每做一件事都要考虑清楚。不过假如有适合的还是会演,我会提前做好一个全年的规划,空出一段时间让自己有足够精力做这件事。

【隐退】

我虽然很喜欢表演,但我更想体验一下现实生活

唱片业繁荣,音乐剧叫好叫座,用“激流勇退”来形容2003年的陈洁仪一点都不为过。陈洁仪却说,当时她发现自己跟圈外的好朋友渐行渐远,聊天没有共同话题,提出的意见被形容很幼稚,所以她希望能在30岁的这段时间,弥补没有经历过普通上班族的生活这一遗憾。

羊城晚报:你当时在娱乐圈正当红,为什么忽然宣布隐退?

陈洁仪: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,但对我来说,是非常自然的发展。我是个蛮早熟的人,我费了很大力气才进入娱乐圈,不过在二十五六岁时,又感觉到了娱乐圈的局限性。娱乐圈最可怕的就是很难把工作和生活彻底分开,我无法像常人一样生活。后来我跟多年老友和同学聊天时,发现有很多话题是我完全不能理解和介入的,有时候我给的意见他们都会觉得幼稚。我感觉整个人跟现实生活越来越远,这让我很不舒服。

羊城晚报:所以就决定随男友去美国读书?

陈洁仪:30岁对年轻人是个重要的关口,我问自己接下来的人生想怎样规划。如果永远混迹娱乐圈就白活了,我知道自己虽然很喜欢表演,但我更喜欢生活,我还有太多事情不了解。2004年约满之后,我选择离开。我提前了三年告知海蝶,大家好聚好散。很多年前妈妈对我没有毕业拿到文凭很生气,而那段时间我不知道该干嘛,就又回到校园,让自己的心静下来,也算是圆妈妈的一个愿望。

羊城晚报:回国后你又屈身到一家公关公司打工,当时是怎么想的?

陈洁仪:那时候我觉得做什么都没有关系,我只是想尝试现实生活的感觉。刚开始公司老板也怀疑我到底是认真的还是玩玩而已,为了打消他的顾虑,我提议让我义务工作6个月建立默契,也算是给大家一个缓冲的时期。别人花10分精力做到的事,身为一个歌手,反而要花100分才会让人家撇开先入为主的想法。

羊城晚报:初入职有没有一些尴尬或骄傲的事情?

陈洁仪:肯定有!比如那时候午餐时间很短,而且排队买饭的人特别多,我去排队会有很多人看着我,我觉得非常不自在,索性就不吃了。后来当我做出一点成绩时获得了同事的称赞,那种开心真的不亚于当歌手拿奖。我慢慢发现,其实只要自己心态调整好,就不用太在乎别人的眼光。所以直到现在,除非我真的是身体不舒服、状态特别差,一般我都不会戴墨镜出门。

对男搭档的印象 陈奕迅很小孩气 林保怡很处女座

在娱乐圈发展的这些年间,陈洁仪碰到了她眼中的很多贵人,也跟很多男艺人有过合作。受访时,她随口提到了几位印象深刻的老友。

陈奕迅:Eason是一个顽皮的小孩,每次合作的时候,虽然私底下我也跟他很爱玩,但我工作起来特别认真,对他很苛刻,他每次都在我面前装成一只受伤的小狗。身边同事都劝我:“不要再骂Eason啦,不然让人家怎么在剧里面暗恋你?”

苏永康:他是我在舞台上最有默契的搭档。每次彩排的时候我们都只是试音,不练习走位,可是一到真正的演出,走位就很漂亮。

秦汉:跟他合作是想都没想过的缘分,小时候我是看秦汉的电影长大的嘛。刚开始合作时觉得自己需要时间去投入,因为动不动就会犯花痴。他在电影电视剧中都演很动情的角色,但真人很搞笑,有各种笑话。

林保怡:他是处女座,为人做事都特别仔细。我初入TVB拍剧时,他对我很照顾,还教我要随身带一个笔记本,遇到不懂的就赶紧记下来。

连云港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许昌治疗不孕不育医院
定西白斑疯医院
连云港治疗阳痿方法
许昌治疗妇科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